《血染钟楼》血月升起剧本详细玩法研究
玉露

发布于 03-31 13:14

《血染钟楼》有多个富有魅力的剧本,分别适合不同熟练度的玩家。这里为大家讲解一下血月升起剧本,以及相应配置下的玩法。

——————

中等难度。

推荐给积极主动、致力于团队合作、不怕死的玩家。

血月升起是一场死亡盛宴。恶魔每晚可以杀害多名玩家,爪牙也参与进杀戮中。 善良玩家可以冒告风险来获取可靠的信息,但可能会在此过程中意外杀死他们的队友。幸运的是,有很多方法可以让玩家免疫第一次死亡。但是,如果善良玩家无法确认哪些爪牙和恶魔在场,那么迎接他们的将是厄运。

善良玩家很少会被动的获取信息。一些村民技能让善良玩家在处决玩家时获得信息(例如茶女和调停者) ,而另一些则鼓励善良玩家冒险,虽然可能会以死亡告终,但收益是能够确定别人的身份(例如赌徒和散谣者) 。善良玩家还需要密切关注谁在晚上死亡,以及是如何死亡的。如果他们忽视这一 点,他们可能会在场上还有四名,五名,甚至六名玩家还活着的时候突然输掉游戏。但是,如果他们能得知每个玩家是如何在晚上死去的,他们就可以得知哪些 邪恶身份在场——这就能够避免输给邪恶的主谋或者或令人生畏的“迷迭香”, 并获得有用的线索,了解那些善良玩家意外杀死了其他玩家,或者他自己。(例如月之子和修补匠)

邪恶玩家一开始可能会感到自己几乎无敌,但他们需要精确和谨慎地使用自己的技能才能获胜。恶魔可能需要让善良阵营相信是另一个恶魔在场,以避免某些善良身份(例如驱魔师和侍臣) 的致残效应,并且可能需要故意不杀人才能做到这 一点。但是,如果恶魔能够弄清楚该攻击谁,以及不要攻击谁(例如茶女的邻居和小丑) ,那么善良阵营就会陷入困境。爪牙需要好好思考他们的技能如何使用。一个适时出手的刺客,一个耐心的律师, 或者一个能看穿局势的主谋,都可以反败为胜。

身份介绍(有*的指第一夜无法行动) 

村民

祖母

游戏开始时,你得知一名善良玩家与他的身份,当恶魔杀害他时,你死亡。

水手

你不会死亡。每个夜晚,选择一名存活玩家,你和他其中一名醉酒,直到下个黄昏。

女佣

每个夜晚,选择两名其他存活玩家,你得知今晚他们当中有多少名由于自身的技能被唤醒。

驱魔师

每个夜晚*,选择一名玩家(需与上一夜不同)如果你选中了恶魔,他在今晚不会被唤醒,并得知你是谁。

旅店老板

每个夜晚*,选择两名玩家,他们在今晚不会死亡,但其中一名会醉酒,直到下个黄昏。

赌徒

每个夜晚*,选择一名玩家并猜测他的身份,当你猜测错误时,你死亡。

散谣者

每个白天,你可以做出一项公开声明。如果声明正确,一名玩家在今晚死亡。

侍臣

整局游戏限一次,夜晚,选择一个身份,如果该身份在场,使对应的玩家醉酒三天三夜。

教授

整局游戏限一次,夜晚*,选择一名死亡的玩家,如果他是村民,将他复活。

吟游诗人

当爪牙被处决时,除了旅行者之外的所有玩家醉酒到明天的黄昏。

茶女

如果与你相邻的存活玩家属于善良阵营,他们不会死亡。

调停者

善良阵营的玩家被处决时,可能不会死亡。

小丑

当你第一次死亡时,你不会死亡。

外来者

修补匠

你随时可能死亡。

月之子

当你得知你死亡时,公开选择一名活着的玩家,如果他属于善良阵营,今晚,他死亡。

暴徒

每个夜晚,当第一次有玩家选择你作为技能目标时,他醉酒直到下个黄昏。然后你加入他的阵营。

狂人

你以为你是恶魔,但其实你不是。恶魔知道你是谁,以及你在每晚选择了谁。

爪牙

教父

游戏开始时,你得知本局存在的外来者身份。当一名外来者在白天死亡时,当晚,你选择一名玩家,将他杀害。[±1外来者]

律师

每个夜晚,选择一名存活玩家(需与上一夜不同),明天,当他被处决时,他不会死亡。

刺客

整局游戏限一次,夜晚*,选择一名玩家,将他杀害。即使你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这么做。

主谋

当恶魔死于处决导致游戏结束时,再多进行一天游戏。当这一天有玩家被处决时,该玩家的阵营落败。

恶魔

僵尸

每个夜晚*,当白天没有玩家死亡时,选择一名玩家,将他杀害。当你第一次死亡时,你仍然活着,但被视为死亡。

疫魔

每个夜晚,选择一名玩家,他中毒。先前已经中毒的玩家死亡并恢复健康。

憎恶

每个夜晚*,选择两名玩家,将他们杀害。你上一晚选择的玩家可能会因反刍而复活。

“迷迭香”

每个夜晚*,你可以选择一名玩家,将他杀害。如果你上次放弃了选择,你这次改为选择三名。

旅行者

学徒

在你的第一个夜晚,如果你属于善良阵营,获得一个村民身份的技能。如果你属于邪恶阵营,获得一个爪牙身份的技能。

宿管

每天限三次,令两名玩家交换位置。玩家们不允许离开座位私聊。

法官

整局游戏限一次,在一次其他玩家发起的提名投票结束后,你可以强制执行处决或否决已经通过的投票。

主教

只有说书人可以发起提名。每天,都会有至少一名与你阵营不同的玩家被提名。

巫毒师

只有你和死亡的玩家可以在提名中投票,这不会消耗投票标记。取消投票达半才能处决的限制。

————————————

夜间顺序(旅行者在所有人之前行动)

第一夜

爪牙信息

唤醒爪牙,如果爪牙多于一位,让他们互相看清彼此。展示这是恶魔卡片。指向恶魔。

狂人的”恶魔信息“

恶魔信息与伪装身份

唤醒恶魔,展示这些是你的爪牙卡片。指向每个爪牙。展示这些身份不在游戏中卡片。展示3个不在场的身份 

水手

侍臣

教父

律师

疫魔(狂人)

疫魔

祖母

女佣

其他夜

水手

旅店老板

侍臣

赌徒

律师

狂人

驱魔师

僵尸

疫魔

憎恶

“迷迭香”

刺客

教父

教授

散谣者

月之子

女佣

————————————

角色运作

祖母

在祖母的第一个夜晚,将“孙子”的提示标记放在一个善良的身份标记旁,唤醒祖母并向她展示标有”孙子”的玩家的身份标记,然后指向孙子对应的玩家,然后让祖母闭眼睡去。如果恶魔杀了孙子,祖母就会死去。

水手

每个夜晚,唤醒水手。水手指向一名存活的玩家。然后让水手重新入睡。说书人决定让水手或这个选定的玩家醉酒,用“醉酒”的提示标记放在醉酒的玩家身份标记旁边。如果清醒的水手将要死去,水手不会死亡。如果清醒的水手被处决,说书人则声明该玩家被处决但仍然活着。 (不要说明为什么)

女佣

每个夜晚,唤醒女佣。女佣指向任何两个活着的玩家,除了女佣自己。表示和今晚因自己的能力被唤醒的选定的玩家数量相等的手指数量(0、1 或 2 个)。然后让女佣闭眼睡去。 如果没有两个活着玩家可以选择(由于主谋、僵尸等),请不要唤醒女佣。

驱魔师

除了第一个夜晚,每个夜晚,唤醒驱魔师。驱魔师指向一名玩家。将“被选择” 的提示标记放置在他选择的玩家的身份标记旁,然后让驱魔师闭眼睡去。如果驱魔师选择了恶魔,唤醒恶魔。向恶魔展示“这个身份选择了你”的卡片和驱魔师的身份标记,然后指向驱魔师玩家。然后让恶魔闭眼睡去。在今晚接下来的流程,不要让恶魔醒来使用自己的能力。

旅店老板

除了第一个夜晚,每个夜晚,唤醒旅店老板。旅店老板指向任何两名玩家,然后让旅店老板闭眼睡去。用"安全”的提示标记放置在两个被选定的玩家的身份标记旁,被选中的玩家之一醉酒了,用“醉酒”的提示标记放在醉酒的身份标记旁。 这两位标记为”安全”的玩家今晚不会死亡。拂晓时分,去除所有“安全”的提示标记。黄昏时,去除“醉酒”的提示标志。(如果旅店老板选择了自己且说书人决定让旅店老板醉酒,旅店老板会失去保护能力)

赌徒

除了第一个夜晚,每个夜晚,唤醒赌徒。赌徒指向一名玩家,然后指向身份表上的任何一个身份图标,然后让赌徒闭眼睡去。如果所选择的身份与所选玩家的身份不同,则赌徒会死去。将“死亡”的提示标记放在赌徒的身份标记旁。

散谣者

每个白天,散谣者可以声称自己是散谣者并发表一个公开声明。如果这是一个明确的、真实的公开声明,请将散谣者的“死亡”的提示标记放置在魔法书左侧的中央,以提示自己今晚将其放置。夜晚,说书人选择一名玩家,被选中的玩家死亡,用“死亡”的提示标志放置在该名玩家的身份标记旁边。(不是散谣者的玩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散谣者并发表公开声明,但不会有任何效果)

侍臣

每个夜晚唤醒侍臣。他们要么摇头,要么指向身份表上的一个身份图标。然后让 侍臣闭眼睡去。如果侍臣选择了一个身份图标并且该身份在场上,侍臣所选身份的玩家醉酒三天三夜。今晚,将侍臣的“醉酒 1”提示标记放在该身份标记旁边。 第二天夜晚,将“醉酒 1”的提示标记替换为“醉酒 2”的提示标记。第三天夜 晚将"醉酒 2”的提示标记用”醉酒 3”的提示标记所替换。在第四天的黄昏,去 掉“醉酒 3”的提示标记,侍臣失去他的技能。用“无技能”的提示标记放在他 的身份标记旁边。侍臣选择一个身份使其醉酒后,无需在剩下的游戏中唤醒侍臣。(部分角色的技能可能会导致一局游戏中有多个相同的身份。侍臣只会使对应身份中的一个醉酒。)

教授

除了第一个夜晚,每晚唤醒教授,教授要么摇头要么指向一个已经死亡的玩家, 然后让教授闭眼睡去。如果教授选择了一个死亡的村民,被选中的玩家复活。将  “存活”的提示标记放在他的身份标记旁并移除寿衣标记。 (若他的行动顺序在教授之后,他会在今晚被唤醒。如果他只能在第一夜被唤醒,则他立即醒来并且使用技能。)拂晓,在宣布哪些玩家死亡后,再宣布复活。(不要说为什么) 。教授失去技能,将“无技能” 的提示标记放在教授的身份标记旁。在剩下的游戏中,教授不会被唤醒。(复活的玩家会恢复他们的技能,即使是已经被他们使用过的“整局游戏限一次” 的技能;若教授选择的玩家复活了而教授不知道,说书人摇头让教授重新选择,因为教授必须选择一个死去的玩家)

吟游诗人

某个白天,如果一个爪牙死于处决,除了旅行者之外的所有其他玩家都会醉酒, 将吟游诗人的”所有玩家醉酒”的提示标记放在魔典左侧的中央。在明天黄昏, 所有被吟游诗人醉酒的玩家都恢复清醒,并去掉“所有玩家醉酒”的提示标记。

茶女

如果茶女身边两个活着的邻居都是善良阵营,将茶女的"不能死亡”的提示标记放置在这些邻居的身份标记旁边。如果茶女的任何一个活着的邻居是邪恶的,请移除这些标志。在整个游戏进行的过程中,根据遇到的情况及时更新这些标记(例如,如果有玩家的阵营发生变化)。如果标记有“不能死亡”提示标记的玩家即将死亡,他们不会死亡。如果标记为 “不能死亡”的玩家被处决,则声明这个玩家被处决成功但仍然活着。 (不要说为什么)

调停者

如果一个善良的玩家被处决,说书人选择被处决的玩家要么死要么不会死。 (不要说为什么)。然后,结束提名阶段,开始夜间阶段。 (无论玩家是死是活, 这是当天的唯一一次处决。)

小丑

当小丑第一次死亡时,他不会死亡。 (但如果小丑醉酒或中毒,他会死去) 如果小丑被处决,告知所有玩家处决成功但无人死亡(不要告知为什么)。无论以上哪种情况,小丑都会失去他的技能,说书人将“无技能”的标记放在小丑的身份标记旁边。

修补匠

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决定修补匠死去。如果是在白天,请立即宣布修补匠已经死亡。如果是在夜间,用“死亡”标志标记修补匠,并等到拂晓宣布哪些玩家在夜间死亡(不要说为什么)。

月之子

当你宣布月之子玩家已经死亡时,月之子会公开选择一位存活的玩家。如果选择的玩家是善良的,用“死亡”标志标记他们的身份。今晚,被月之子的“死亡”提示标记的玩家死亡。如果月之子没有意识到他们死后必须选择一个玩家,私下提醒他们。新玩家可能不明白他们的身份是如何运作的。(不是月之子的玩家也可以声称自己是月之子并在得知自己死亡后公开选择一位存活的玩家,但不会有任何效果)

暴徒

在夜晚,如果玩家选择对暴徒使用他们的技能并且此时尚没有人被暴徒的“醉酒” 标志标记,如果该玩家的阵营与暴徒的阵营不同,则翻转暴徒的身份标记(正面朝上表示善良,倒置表示邪恶)以匹配该玩家的阵营,该玩家立即醉酒。用暴徒的”醉酒”标志标记他们,结算该玩家的技能并让他们闭眼睡去(若选择暴徒的是的刺客,则会先结算刺客的技能再让刺客醉酒)。若暴徒的阵营改变了,唤醒暴徒, 给他们比大拇指—— 向下或向上(表示他们的新阵营),然后让暴徒闭眼睡去。下一个黄昏,因暴徒而醉酒的玩家变得清醒。移除暴徒的“醉酒"标志。

狂人

设置游戏时,将狂人和恶魔的身份标志放入盲抽袋中。将所有身份标志归还给你后,交换魔典中的狂人和恶魔身份标志的位置。在第一个夜晚,唤醒狂人并表现得好像他们是恶魔一样。向他们展示“这些是你的爪牙”卡牌,并指出与游戏中 爪牙数量相等的玩家数量。 (他们可以是任何玩家,无论他们是否是爪牙) 展示 任意三个善良的身份标记以让他伪装自己。(甚至可以是游戏中的身份)在第一个夜晚,唤醒恶魔。向他们展示”你是恶魔”卡牌,然后是他们的恶魔标记。 (这告诉他们他们是真正的恶魔。)向他们展示“他是”卡牌,然后是狂人标记,然后 指向狂人玩家。每个夜晚,在恶魔醒来攻击之前唤醒狂人,就好像他们是那个恶魔一样。在他们选择的每个玩家身上放置一个“选择”标志,然后让狂人闭眼睡去并移除”选择“标志。唤醒真正的恶魔,并指向狂人,将狂人标记展示给真正的恶魔,并指向狂人选择的玩家。然后恶魔照常行事。(若要让狂人认为他是不同于游戏中的恶魔,在盲抽袋里放两个恶魔标记,然后在它们进入魔典后用狂人标记替换其中一个。)

教父

在开始游戏时,在将身份标记放入盲抽袋前,要么移除一名村民并添加一名外来者,要么移除一名外来者并添加一名村民。在第一个夜晚,唤醒教父。向他展示所有外来者的身份标记后让教父入睡。如果一个外来者在白天死亡,用“白天死亡”标志标记他们。当天夜晚,唤醒教父,教父指向一名玩家,然后让教父入睡。 被选中的玩家死亡,用“死亡”标志来进行标记。

律师

每个夜晚,唤醒律师。律师指向一名律师上一次未选择的存活的玩家。然后让律师入睡。用“不会被处决”标志标记该玩家。如果标记为“不会被处决”的玩家被处决,则声明该玩家已被处决但仍然活着。 (不要说为什么)

刺客

除了第一个夜晚,每个夜晚,唤醒刺客。他们要么摇头不使用技能,要么指向任意一名玩家,随后让刺客闭眼入睡。如果刺客选择了一名玩家,该家就会死亡并用“死亡”标志进行标记。这种死亡无法被任何方式阻止。 (除非刺客失去了技能,比如他醉酒了或中毒了) 刺客失去了他的技能后,用“无技能”的提示标记 他们并移除他们的夜间标记。此后,刺客不会再醒来。

主谋

当恶魔被处决并死亡而导致游戏结束时,游戏将不会结束,正常继续游戏。 (像往常一样放置寿衣标记,不要告诉玩家们恶魔死了)第二天,如果一个善良玩家被处决,则宣布游戏结束,邪恶阵营获胜。如果一个邪恶玩家被处决或没有玩家被处决,则宣布游戏结束,善良阵营获胜。

僵尸

僵尸第一次死去时,他还活着。宣布他死了,但不要给僵尸添加寿衣标记。 (照常翻转城镇广场上的生命标记)。从现在开始,僵尸被视为死亡。每天,如果有玩家死亡,请用“白天死亡”标志标记他们。 (如果僵尸因处决而“死亡” ,他 将被视为死亡,因此用“白天死亡”的标志标记僵尸)除了第一个夜晚,如果有一名玩家被标记为“白天死亡” ,就不要唤醒僵尸。除了第一个夜晚,如果没有玩家被标记为“白天死亡”, 请唤醒僵尸。他指向一名玩家,然后让僵尸闭眼睡去,被选中的玩家死亡,并用“被杀害”标志标记他们。(如果僵尸在醉酒或中毒时死亡,他会真的死亡。但如果僵尸在他第一次死亡后醉酒或中毒,他也不会死亡,其他玩家也不会知道他实际上没有死亡)

疫魔

每个夜晚,唤醒疫魔,他指向一名玩家,然后让疫魔闭眼睡去。被选中的玩家中毒了,并用“中毒”标志进行标记。除了第一个夜晚,其他标记为“中毒"的玩家都会死去,然后用“被杀害”标志标记他,并移除他的“中毒"标志。(疫魔杀死的玩家在死亡时仍然处于中毒状态。如果你使用的是其他剧本的身份,你可能需要保留“被杀害”时的“中毒”标志直到他的死亡技能被结算。例如,如果疫魔杀死了贤者,贤者可能会因疫魔中毒而得到虚假信息;如果疫魔在前一天夜晚选择一名玩家时是清醒的,但在夜晚醉酒了,该玩家不 会死亡。但是当疫魔清醒过来时,会在下一个夜晚重新杀死该玩家。)

憎恶

除了第一个夜晚之外的每个夜晚,唤醒憎恶。他先后指向两名玩家。然后让憎恶闭眼睡去。按照他选择的顺序,依次杀害他们,用“被杀害”标志进行标记。在每天的晚上,唤醒憎恶之前,你可以选择一个标有憎恶的“被杀害”的身份标志, 将对应的玩家复活,并用憎恶的“复活”标志替换“死亡"  标志,并移除他的寿衣标记。(若他的行动顺序在憎恶之后,他会在今晚接下来的阶段被唤醒。如果他只在第一个夜晚醒来,他也会被唤醒并使用技能。)拂晓时分,在宣布哪些玩家死亡后,宣布哪个玩家复活。 (不要说为什么)(如果憎恶在上一晚选择了死亡的玩家,该玩家也有可能在当晚复活)

“迷迭香”

除了第一个夜晚之外的每个夜晚,唤醒“迷迭香”。 他要么摇头不攻击,要么指向一名玩家。随后让“迷迭香”闭眼睡去。如果他摇头放弃,请用“三次杀害” 标志标记“迷迭香”。 如果他选择了一名玩家,该玩家就会死亡,并用“被杀害” 标志标记他。如果“迷迭香”在标记为“三次杀害”时醒来采取行动。他依次指向任意三名玩家。按照选择的顺序,每个被选择的玩家都会死亡,并用“被杀害” 标志标记。随后移除“三次杀害”标志。

学徒

在学徒的一个夜晚,唤醒学徒,若学徒为善良阵营玩家,向学徒展示一个村民标记,若学徒为邪恶阵营玩家,向学徒展示一个爪牙标记。之后学徒会拥有此身份的技能,但他的身份依然是学徒。在魔典中,用那个身份标记代替学徒的身份标记,并在该身份旁放置曾是学徒标记。

宿管

玩家们只能和与其相邻的玩家私聊。每个白天限三次,宿管公开选择两名玩家,这两名玩家交换座位。

法官

在白天,一名除法官以外的玩家发起了一次处决提名且投票结束时,法官可以公开选择使此次投票作废或使被提名者立即被处决,说书人把“无技能”标记放在法官旁,法官无法再使用技能。

主教

只有说书人能发起处决提名。当说书人提名处决一名善良玩家时,在该玩家旁放置”提名善良方“标记,当说书人提名处决一名邪恶玩家时,在该玩家旁放置”提名邪恶方“标记。若主教为善良玩家,每个白天都必须至少放置一个”提名邪恶方“标记。若主教为邪恶玩家,每个白天都必须至少放置一个“提名善良方“标记。每个黄昏,清除所有的”提名善良方“和”提名邪恶方“标记。

巫毒师

在处决投票中,只有巫毒师和死亡玩家可以投票。这不会消耗死亡玩家的投票权。每个白天,得票最多的玩家被处决,即使他的得票数没有达到存活玩家数量的一半。

————————————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带领大家游玩血月升起,并且你热衷于使用最简单、直接的身份配置来学习,你就可以考虑使用以下配置:

赌徒、教授、吟游诗人、调停者、小丑、修补匠、刺客、憎恶。

你将需要选择何时使用调停者、修补匠的技能和憎恶的复活效果。吟游诗人和小 丑的技能会自动发挥作用。剩下的就交给玩家了。

如果你更喜欢冒险并想创建一种更独特的游戏风格,或者尝试一些更复杂的身份和互动,请考虑以下配置(八人游戏)或进行一点小改动以适配你的风格:

赌徒、散谣者、女佣、祖母、修补匠、月之子、教父、僵尸。

这将是一场信息量相当大的游戏,只是善良阵营需要承受一些风险作为代价。赌徒、散谣者、女佣和祖母很快就会得知一些有用的信息,但他们的信息需要经过很好地协调,才能找到隐藏在暗处的僵尸。修补匠和月之子为恶魔提供了一些掩护,因为教父在场,这意味着晚上可能会有额外的死亡,这会导致场上的恶魔看起来不像是僵尸。

女佣、旅店老板、吟游诗人、驱魔师、小丑、狂人、刺客、疫魔。

对于邪恶玩家来说,这个配置相当有趣。刺客和疫魔都可以杀死本来不会死亡的玩家,而疫魔可以通过对女佣、旅店老板、吟游诗人和驱魔师来下毒,以造成巨大的破坏。善良玩家可能会在小丑死后发现疫魔存在于游戏中,并且之后可能能够使用旅店老板的技能来阻止疫魔。如果你是血月升起的新手,运行狂人可能会有些棘手,所以,慢慢来。

旅店老板、茶女、调停者、教授、小丑、修补匠、律师、憎恶。

在这场游戏中,无论是善良阵营还是邪恶阵营,都需要努力杀死对方的玩家。有 很多方法可以防止双方的死亡。白天,处决可能不会导致死亡,善良玩家需要弄清楚这是由于调停者、律师还是其他身份导致的。到了夜晚,憎恶需要明智地选择他的杀害目标,否则他将无法杀死任何人。玩家们可能会死而复生,而善良球队会在找出复活的原因上花费一点时间。

水手、女佣、吟游诗人、侍臣、赌徒、暴徒、主谋、 “迷迭香”。

对于善良玩家来说,这场游戏将是一个难题。由于“迷迭香”在夜晚导致的死亡人数可变,再加上主谋的可怕潜能,善良阵营需要花费他们所有的智慧来找出哪个恶魔在游戏中,不论恶魔的死活——这将是胜利的关键。善良阵营的侍臣的强大力量值得依赖,但他们同时也需要使用吟游诗人、女佣和赌徒来判断一名玩家是什么身份,并找出哪名玩家是他们夜晚的最佳选择目标。一名操作老练的水手和暴徒,说不定也能对邪恶阵营造成巨大的混乱,从而为善良阵营争取足够的时间去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出处: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5864909

打开APP DoDo提供建站支持